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健康是最佳礼物 知足是最大财富

芳姑小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汉味笑话~‘苕’  

2010-10-10 12:38:52|  分类: 【奇侃异侃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cqfmm625《2010年10月10日》

背景图片 - 晶芭图 - 晒图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汉味笑话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生苕甜,熟苕粉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夹生苕,冇得整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《本文来源:荆楚网-楚天都市报》

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 红薯是健康食品,武汉人管红薯叫“苕”,

         把二百五、不清白、洋绊、差根筋、不开窍的人,也统称为“苕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爱吃苕的武汉人,也爱拿“苕”做文章:

         比如,有人模子看倒蛮清爽,却老是做“苕事”,这种人往往被称为“体面苕”;

         有人为讨好上司,在麻将桌上故意放冲让上司赢牌,这叫“装苕”;

         男将做了亏本买卖,回到屋里,绝对要被老婆嚼“苕脱了节”;

         还有糊心苕、活苕、洋苕、嘎巴子苕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但是,随么“苕”人,都比不上有一种人:

         说他贼吧,他又时不时做些苕事,说他苕吧,他心里又蛮明白。这种人,武汉人管它叫么事咧?夹生苕!

         俗话说,生苕甜,熟苕粉,夹生苕冇得整。

         哈哈,么样冇得整发咧?听我跟您家咵哈子夹生苕的“苕事”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从前,有个“夹生苕”叫邵四,邵四蛮爱吃苕,所以,别个干脆给他起了个外号——苕死。

        邵四在社区打扫卫生,经常受表扬,一次,他忙不过来,群干帮他做了一个地方的卫生,他不依不饶,非要重新把垃圾倒在那个地方,自己又亲自扫了一遍,大家又好气又好笑,说他是红薯断了根——苕脱了节。

        别人关心他,给他介绍一个女朋友,他说人家把大炮开进红薯地——哄(轰)苕,把他看成烤薯炉的红薯——热窝苕,拿他当点混。

       姐姐要出嫁,姐夫送彩礼提亲,送了两箱酒、两条烟、六张一百块,他说他不要烟酒和钱,只要一袋子苕,他不嫌少。

       惹得街坊们都笑他:你硬是一亩田长一个红薯——大苕;一个眨眼睛的土豆——洋苕;吃多了红薯——苕糊了心;就是典型的一个苕不苕贼不贼的夹生苕。

       你听他么样说:“我是在我姐姐面前迭务这样说的,钱跟东西无所谓,以后只要我姐夫哥对姐姐好就行了。你们莫以为我是红苕眨眼睛——活苕,其实,我是挑箩筐下乡买红薯——装苕唦。”

 

       姐姐出嫁的那天,他心里蛮难受。汽车开来的时候,他忍倒眼泪, 编了一首顺口溜的抒情歌:

  

 拉着姐姐的手,难舍姐姐走;

 送到巷子口,热泪往外流。

到了哥的家,进门喊爹妈。

 平时多孝顺,莫把脾气发。

明年这时候,宝宝抱到手。

他是我外甥,叫我亲舅舅。

有空回来玩,免得我发愁。

不买么东西,只送苕和酒。

 

大家拍巴掌笑倒说:

     “莫看他像红薯照镜子——体面苕,其实啊,他贼得很咧!”

 

 http://news.163.com/10/1009/05/6IHFAAKH00014AED.html 

 

       画外音:

       2010.10.09日刊登在武汉楚天都市报上的这篇文章‘汉味笑话’,阿芳边看边笑,头脑里随即闪现出:在北京‘王府井’发生的一件关于‘苕’引起的一桩闹剧。

       那是21年前的1989年12月,阿芳去北京参加卫生部医院年终报表会。

       会议完毕后,第一次来北京的我们兴致勃勃去逛西单、逛王府井......

       同济医学院的同伴受他人委托要买一双北京布鞋。

       于是我们来到王府井布鞋专柜,营业员三三两两在那儿谈天说地,喊了几声他们也不搭理。

       于是我的同伴就说了一句:‘象个苕货’。

       巧了,这句话她们居然就听见了,

       几个营业员立马过来大声质问:‘你骂谁’?‘谁是骚货’?‘你骂谁’?一副气势汹汹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 这里是祖国首都,是北京,营业员怎么会这样? (我心里是这么想的),但又被这样的阵势唬住了,不知道怎么向她们解释这‘苕货’!

       只有这么对他们说:不是这样的,不是骂你们‘骚货’,‘苕货’是武汉的口语,‘苕’就是、就是你们吃的那个马铃薯......

       啊呀!怎么说得清楚,讲得明白,这武汉语‘苕’之意?

      这时商场派出所的人也过来问情况,我哪有见过这样的阵势,马上对同伴说你就赔礼道歉吧,可同伴理直气壮就是不道歉,认为是营业员服务态度引起的矛盾。

      在商场派出所,我也冷静下来,说明了当时的经过,是因为营业员不理不睬的服务态度引发起的汉骂‘苕货’,到底是首都的营业员,立即接过话茬说声‘对不起’。

      王府井商场派出所的人当然是向着自己的营业员,说人家已经赔礼道歉了,可我的同伴还在那里坚持着。

      当时我那个着急啊,因为手上拿着晚上18点的车票要回武汉,可同伴不赔礼,营业员不依不饶,怎么办?怎么办?

      我一直对同伴小声说:好汉不吃眼前亏,你就赔个理吧!

      如此这般僵持了十几分钟,同伴终于说出了‘对不起’。

      我们也终于走出了这汉味口语‘苕货’之风波。

      今日,汉味笑话‘苕货’,登上大雅之堂,并称之为汉味笑话,可在那个交流闭塞的年代、特别是对武汉以外--不懂得武汉口语的人,又如何解释得清楚汉味‘苕货’之意?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0)| 评论(61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